男频: 玄幻 奇幻 仙侠 悬疑 军事 历史 灵异 | 女频: 现代海立方娱乐城检测中心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青春校园 | 全部分类
当前位置:海立方线上检测中心_专业游戏平台> 仙侠 > 一剑封天
已完结

《一剑封天》

一剑封天小说

作品授权:磨铁中文网

分享

  • 授权: 磨铁中文网
  • 分类:仙侠
  • 字数:134万
  • 更新时间:2017-10-18

千年已过,纷争再起,五大神兵,六大法器,再起风云,血雨腥风,谁能主宰乾坤? 正魔之战,天地为之颤动,神器之争,无数生灵卷入其中。 复仇的怒火,燃遍神州浩土,绝望的嘶吼,万物为之凋敝。 孤影傲立,仗剑天涯! 何为正?何为魔? 巅峰之战,一切—...

举报本书

查看全部章节

《一剑封天》正文内容

第0001章 巧遇

引文

寒钰雪狮昆仑宗,七峰雷云斩乾坤,断钰剑,寒冰杵,谁识五珠锁苍生。

九转玄蛇魔王宗,五教烽火永难休,夜渺渺,风寂寂,夜莽丛中捕大凶。

开篇

寂静的夜,春雨淅沥沥下个不停。

略带凉意的风划过,飒飒作响。

皎洁的月光洒落大地,四周除了风声,雨声,只剩下一个男人冰冷的呵斥声:“老毒虫,你逃不掉了,乖乖就范,把寒冰杵交出来,念在同门的交情上,我饶你不死。”

片刻之后,一人浑身是伤,口溢鲜血的老者从暗处吃力的走出来:“毒公子,你追寻我这么多年,不累吗?”

“哈哈哈,相比较万蛊门的千秋霸业,这点磨难,又算得了什么?”毒公子冰冷冷仰头大笑。

笑声中,透着一丝阴冷,同时,他那无情空洞的双眼,正直勾勾望着黑暗中的老毒虫,冷哼一声大呼道:“快!交出来。”

“哼哼,东西就在我手里,你有本事,来拿吧。”老毒虫忽然右手发力,一道墨绿色寒光闪过,一根通体乌黑的铁杵闪出一片刺眼的光芒,光芒照耀四周,与此同时,老毒虫口中再次喷出一口鲜血,而后消失在毒公子的眼前。

光芒太刺眼,毒公子不得不掩住双眼,却不防,老毒虫借机逃离了这里,又恨又恼,毒公子仰天一声咆哮:“啊——!老毒虫,你逃不掉的!”

……

细雨敲打在屋檐上,声音非常柔和,密集,吵闹的人睡不着觉。

一身穿白色T恤,墨蓝色牛仔裤的少年吃力的伸个懒腰,一脸不爽的眯睁开眼,瞧了瞧四周,呢喃道:“什么鬼天气,天天下雨,烦死了。”

这一声抱怨刚刚出口,少年整个人忽然怔住了,下一秒,他如同触电般,一个激灵坐起身,下意识摸了摸身上的T恤,又摸了摸裤袋,钱包还在,可是手机无缘无故丢了。

而少年所在的房间,简陋,潮湿,四周的墙壁用木板打造,屋内散乱的堆积着干草,木材,一些脏乱的竹筐。

屋顶的房梁,是用手脖粗细的圆木捆绑而成,如此粗鄙简陋的房屋,少年还是第一次见过。

更让少年不解的是,自己为何会在这里?

莫非自己被绑架了?

还是自己还在做梦,根本没有醒?

少年用力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一下,很疼,说明,这不是做梦。

带着疑惑,少年吃力的起身,推开木门,外面除了淅沥沥的雨声,似乎还有女子的娇笑声,其中也掺杂着男人们贪婪的淫笑声。

少年走出房屋,雨虽然不大,可拍打在身上,T恤很快就湿透了,少年寻着前面最亮,最高的二层小楼走了进去。

小楼里极尽奢华,灯红酒绿,少女的欢笑声,男人沉醉其中的大笑声杂乱混淆,锦绣华帘交错纵横,一个身穿粉衣的中年妇女面带娇容的迎上来:“哟,公子,您来啦。”

中年妇女上下打量少年,阴阳怪气的问一句:“哟,公子,看您这打扮,不是本地人吧?”

少年尴尬的笑了笑,诧异道:“这里是哪?”

“公子,您别开玩笑了,我们妙仙楼,谁人不知谁人不晓,况且,您来我这里,不会是误打误撞吧?”中年妇女斜睨一眼少年,又道:“莫非公子没钱?”

中年妇女提到钱,脸忽然拉下来,横眉竖眼的说道:“没钱,我们妙仙楼可不招待。”

看着中年妇女那市侩的表情,眼角布满皱纹却要眯缝着眼,让皱纹更加突显,给人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感,少年干咳一声,梗着脖子不爽道:“谁没钱?说谁没钱呢?老子不差钱。”

“哟,不差钱就好,公子,里边请,我们这里有上好的酒菜,全安平城最美丽的姑娘,您就瞧好吧。”提到钱,中年妇女的笑容更加灿烂。

当把少年让进楼里的时候,中年妇女有意无意的瞥一眼少年脖子上挂着的吊坠,晶莹剔透的玉石上,镶嵌着耀眼的金佛,这小子,应该有些资财。

……

中年妇女那令人厌恶的声音总是回荡在包房外面:“春凤,小姚,快来招呼客人。”

大概有一盏茶时间,两荤两素四盘菜被摆上圆桌,一壶酒,三个酒杯孤零零摆放一旁,菜肴很香,少年坐在圆桌旁,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肚子,这会,‘咕噜咕噜’声响个不停,少年犹豫几次,还是忍不住饥饿,拾起筷子大口吃菜。

忽然,房门被从外面推开,两个身穿纱裙的少女盈盈走来,其中一人刚刚关上房门,另一人已经来到少年身前,用手绢半掩着脸,“咯咯”笑一声,随口问道:“公子是第一次来我们妙仙楼吧?”

少年嘴里嚼着菜,不能回答,只能默许的点点头。

“那么公子今天可要尽兴呀,我们姐妹,会好好服侍公子您的。”那人浅浅一笑,刚刚在关房门的少女这会,也来到少年身边,拉个凳子坐下了。

看着少年狼吞虎咽的样子,少女浅笑着问道:“公子是个生面孔,不知公子名讳?”

“你是问我叫什么吗?”少年咽下菜,打量一眼少女,诧异道。

少女点点头:“看公子打扮奇特,应该不是我国人吧?”

“你们是哪国?”少年诧异。

“公子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少女提起酒壶,给少年倒一杯酒,又给自己和另一个少女满上。

少年犹豫一下,回答道:“我叫杜涛。”

“好好听的名字。”少女提起酒杯,送到杜涛嘴边,盈盈一笑道:“杜公子第一次来,可要满饮几杯。”

“我不会喝酒。”杜涛有些不耐烦了,放下筷子,看着少女道:“你告诉我,这里是哪?你们,又是哪个国家?”

“公子没事吧?这里是大明,你——不会是——”少女犹犹豫豫,后面的话没有再说出口。

杜涛却有些莫名其妙,自己明明睡在家里,可醒来后,这里一切,都变样了,刚刚那个房间如此简陋,可这里却极尽奢华,两个地方,应该是同一个院子,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妙仙楼。

不难想象,这里应该是青楼,即便杜涛对古代的青楼很好奇,也很感兴趣,可此时,杜涛忽然身处异乡,这种茫然与恐惧,替代了杜涛心中的好奇感。

杜涛再也坐不住了,虽然肚子还有些饿,可是杜涛必须寻找真相,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古代,亦或者,是哪个倒霉蛋和自己开的玩笑,把自己悄悄弄到摄影棚来了?

杜涛看着少女,一脸警惕的问道:“你们该不会是演员吧?”

“公子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懂。”少女有些不解。

杜涛忽然起身,掏出钱包里的一千块钱扔到桌上:“零钱就不用找了。”

杜涛要走,可少女却懵逼了,她拿着手里的钱,一脸茫然的望着另一个少女,两个人都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,好一会,其中一人才反应过来:“公子,您拿这个给我们做什么?”

“给你们钱,我不吃了。”杜涛要走,少女却有些急了,抓着杜涛的衣角不肯撒手:“公子突然要走,莫不是我们俩姐妹做错了什么?”

另一个少女急道:“是吖,公子你拿这个给我们,叫我们如何交待?莫不是公子你没带钱?”

“这不就是钱嘛!”杜涛被搞得莫名其妙,可很快杜涛就意识到,如果这里真是古代,自己这RMB还真不好使。

杜涛眼珠子一转,立刻计上心来,夺回纸钞塞进钱包,回到圆桌旁坐下,看着二人道:“你们俩叫什么?”

“我叫春凤,她是小姚。”春凤道。

杜涛嗯了一声,假装没吃饱的架势,揉了揉肚子,对二人道:“我这两天没怎么吃东西,你们俩帮我再要点吃的,一会我给你们双倍的酒钱。”

二人略显犹豫,杜涛把玉坠从T恤里拿出来,把玩着问道:“怎么?信不过我?”

……

包房外,响起几个人的呢喃声:“妈妈,您真的认为那小子有钱吗?我怎么觉得,这小子鬼鬼祟祟的,不像个有钱的主。”

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响起:“这小子穿着古怪,不像是寻常人,多留意他就是。”

“那酒钱不要了?”春凤诧异道。

“要,肯定得要,没看到他胸口带着的玉坠,那个可值钱了。”中年妇女阴阳怪气的笑了笑。

房门很快被推开了,中年妇女和春风,小姚一起走进来,手里端着托盘,里面有几道小菜,可一进屋,几个人立刻傻眼了,包房里空无一人。

靠近街道的窗户是开着的,中年妇女怪叫一声“哎呀”,急匆匆跑到窗户前,向外张望,细雨淅沥沥下着,但是杜涛,却已经不知所踪。

……

杜涛是从妙仙楼的雨台上跳下来的,虽然不高,却也震得脚背发麻,匆匆逃离妙仙楼,这会,杜涛就有些茫然了。

顶着漫天细雨,杜涛真不知道,自己该去哪。

杜涛原本以为,跳下雨台,走出戏棚子,也许就能看到高楼大厦,这一切,只是哪个狐朋狗友的恶作剧罢了,可是越走,四周越漆黑,一些已经紧闭的院门和宽有三米的街道让杜涛意识到,自己似乎真的穿越了。

明国,杜涛第一印象,就是朱元璋,莫非,自己来到了明朝?

杜涛茫然的走着,他想要努力摆脱困境,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,可是,寂静的街道上,没有半点人影,只有一些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,似乎有人在向自己的方向跑来。

杜涛警惕的望着前方,他不敢再向前走了,天知道,跑过来的会是什么人。

忽然,一声怒斥打破了夜的宁静:“老毒虫,你跑不掉了,哈哈哈。”

杜涛意识到不好,匆忙躲进胡同里,让漆黑的夜掩藏住自己的身影,很快,几个人追着一个白发沧桑的老头来到了胡同外。

老头似乎已经精疲力尽,手里握着一个铁锥子,仿佛已经穷途末路,他口角染着鲜血,回头凝视着那些人,冷笑着叹道:“想我天逸啸,纵横天涯,行走在正魔之间二百余年,今天,却要死在你们几个叛徒的手里。”

天逸啸似乎有无尽的感慨与不甘一般,仰头大笑,笑声凄厉,让人听了不寒而栗。

笑声过后,天逸啸眼角闪过一丝寒光:“你们可知道,这寒冰杵若落入魔王宗,那将是天地浩劫,众生芸芸,都要死于非命,你们何以如此狠心?”

“哼哼,我不管那么多,我只知道,寒冰杵不会落入魔王宗的手里,而我们万蛊门,将会从新崛起,称霸正魔,称霸天下,呼哈哈哈——”

一阵大笑过后,一道墨绿色寒光扑向天逸啸,天逸啸立刻闪躲,只是一个影子,天逸啸已经出现在胡同口。

杜涛在旁看的分明,他根本无法识别天逸啸是怎么来到胡同口的,只觉得,一阵风拂过,这人就出现了。

不等杜涛整理思绪,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,天逸啸已经祭起手里的铁锥子,(至少,在杜涛眼里,那就是一把锥子),向空中抛去,怒喝一声:“悠悠九天,万蛊覆来,以我之血,煞祭寒冰。”

天逸啸的寒冰杵一旦祭出,四周变得诡异,昏暗,只有寒冰杵发出的墨绿色光芒照耀四周,如炸雷天边响起,地动山摇一般,四周被一股恐怖的气息所包裹。

忽然,寒冰杵仿佛脱胎换骨一般,乌黑的外表卸去,金色的躯体闪耀在众人眼前,几个追逐天逸啸的黑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如密集的暴雨般,无数寒冰杵洒落大地,之前的黑衣人,瞬间化为乌有。

天逸啸再也无法坚持,一口黑血吐出,浑身一软,昏睡过去。

夜,依然很静。

四周,雨水慢慢稀释地上的乌血,直到乌血消失。

一个身影从胡同里闪出,望着倒地不醒的天逸啸,刚刚那一切,杜涛至今难忘,这还是他所认知的世界吗?

这还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明王朝吗?

那么,那个铁锥子,众人口中的寒冰杵,又是怎么回事?

鬼王宗?这是什么门派?

老毒虫,又是谁?

……

天蒙蒙亮,在逃了一夜后,杜涛带着天逸啸,终于寻到一个背靠树林的小茅屋,茅屋里很脏乱,似乎没有人居住。

但是天逸啸的伤势似乎十分严重,,他脸色铁青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死掉。

杜涛也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要救他,大概,出于人道主义吧。

又或者,昨晚杜涛看到,这个天逸啸真的很厉害,手里一个破铁锥子,只要扔出去,就能砸死一片,当真了得,救好他,也许可以帮自己寻条出路也说不定。

可是这个天逸啸真的很沉,杜涛几乎用了吃奶的力气,才把他带到这里。

这会,终于有了一个短暂的落脚点,杜涛心里总算踏实了。

把天逸啸安顿在干草垛子上,杜涛又匆匆离开了茅屋,之前赶路的时候,杜涛似乎注意到,这附近有条小溪,在RMB无法花出去的时代,杜涛只能忍辱负重,捕鱼为生了。

虽然没有鱼竿,鱼饵,但是杜涛有一个最老土的办法,用木棍削尖,可以去河里叉鱼。

即便很麻烦,甚至可能会空手而归,为了填饱肚子,杜涛也只能出此下策了。

杜涛选了一个比较浅的地方,这里溪水并不湍急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水底的动静,只要杜涛保持冷静,不要做出太大动作惊扰鱼群,就可以捕到非常鲜美的鱼。

杜涛静静等待,一分钟,两分钟——直到水面彻底静止,开始有越来越多的鱼游来游去,杜涛觑准时机,手里的树杈猛然刺去,一条鱼被穿破肚子,牢牢的钉在水中。

杜涛提起树杈,鱼还在拼命的摇头摆尾,杜涛毫不理会,把树杈扔到岸旁,开始捕捉第二只鱼。

等到杜涛赶回去的时候,已经快中午了,茅屋里依然很静,可当杜涛掀开帘子,刚要进去的时候,一根冰冷尖锐的东西顶住了杜涛的后背,杜涛惊恐的同时,喊了一句:“不要开枪。”

对方似乎也愣住了,声音嘶哑的问道:“什么——枪?”

这声音好熟悉,杜涛想了想,立刻意识到什么,眼睛瞥向刚刚安置天逸啸的地方,果然,那个老毒虫消失了。

杜涛有些不耐烦的哼一声道:“你这个老家伙,我好心救了你,你干嘛要恩将仇报?”

顶在杜涛后背的东西稍稍卸去力道,很快,天逸啸捂着胸口坐回到茅屋里,上下打量杜涛,诧异道:“你救了我?”

“要不然呢?”杜涛反问一句。

“呵呵,谢谢你了,小兄弟,你挺好的,不过,我看你印堂发黑,应该是昨晚中毒了。”天逸啸咳嗽几声,略带感叹的说道。

听说自己中毒了,杜涛慌忙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心理诧异,莫非那个妙仙楼是家黑店?

杜涛犹豫的同时,天逸啸已经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,递给杜涛道:“老夫我行走天涯,什么毒没见过,你把这粒药丸吃了吧,能解百毒,驱百病,救了你,也算是报答你昨夜救我之恩吧。”

“有这么好?”杜涛接过药丸,诧异道。

老毒虫似乎并不理会杜涛,只是“嗯啊”的点了点头。

杜涛又在心里默默的掂量一番,这个天逸啸那么厉害,应该不会骗自己吧?

更何况,自己救了他,他是应该报答自己的。

想了想,杜涛毫不犹豫,吞下了那颗药丸,可是药丸刚刚下肚,天逸啸的表情立刻变得狰狞起来:“哈哈哈,这万蛊丹可是我天逸啸的看家本领,你吃了以后,必死无疑。”

‘什么套路?’杜涛感觉整个人似乎都麻木了,怔怔的望着天逸啸,这会,天逸啸吃力的爬起身,抓起地上的铁锥子,指着茅屋外面道:“我们被跟踪了,必须尽快离开这里。”

“奶奶的,你给我下毒,我还要帮你?”杜涛有些不满的怒骂道。

天逸啸并不理会杜涛的怒骂,只冷冷的道一句:“带我走,救了我,就是在救你自己,否则,老子不给你解毒了。”

[展示更多↓]

立即阅读 >

我要评论
免费领桐币
评分:

(8分)

登录后,再发表评论(免费注册)

还可以输入500发表评论

还没有人评论,就等你啦!

声  明:
1.《一剑封天》为作者十月寒霜 原创小说作品,由磨铁中文网网授权海立方线上检测中心_专业游戏平台,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。法务联系:fawu#wtzw.com(#改成@)。
2.《一剑封天》为网站作者十月寒霜所著虚构作品,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、 事件等,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,作品中的观点和立场与海立方线上检测中心_专业游戏平台的立场无关,本站只为广大书友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。
3.《一剑封天》是一篇精彩的仙侠类作品,希望广大书友支持正版,支持作者。
推荐阅读:

(女)贵女谋嫁 (女)狂妃当道:摄政王的新宠 (女)天才萌宝,妈咪要逃婚 (女)闪婚总裁契约妻 (女)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(女)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(女)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 (男)最强战兵 (男)卿本佳人 (男)最强神医混都市 (男)逍遥兵王 (男)捡个校花做老婆 (男)我的极品小姨 (男)女总裁的贴身兵王

二维码 扫码快速下载海立方线上检测中心_专业游戏平台

直接下载到电脑

下载安装包到电脑

用手机浏览器访问yuedu.wtzw.com下载

扫码关注
领惊喜!
海立方线上检测中心_专业游戏平台官方微信 朴实无华但戏多
自认网文界公众号赠币量遥遥领先
每日限免优质好书绝不手软
更多福利随时随地砸到破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