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频: 玄幻 奇幻 仙侠 悬疑 军事 历史 灵异 | 女频: 现代海立方娱乐城检测中心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青春校园 | 全部分类
当前位置:海立方线上检测中心_专业游戏平台> 灵异 > 谈妖说鬼
已完结

《谈妖说鬼》

谈妖说鬼小说

作品授权:磨铁中文网

分享

  • 授权: 磨铁中文网
  • 分类:灵异
  • 字数:69万
  • 更新时间:2015-12-16

杀人的陶罐,噬魂的尸狼,勾魂的恶鬼,凶猛的妖灵...往返于阴阳两界的灵师,带您品味一段惊心动魄的恐怖历程。

举报本书

查看全部章节

《谈妖说鬼》正文内容

全章节

我叫阿杰,是人们常说的阴阳师。

我不知道这该不该被称作一个故事,因为它的太过离奇,以至于每次回忆起这些经历都有种恍惚的错觉,但我性格中从不规避那些已经发生或尚未发生的经历。

师傅说过一句话:你没有见过的,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或者未曾发生。

还是让我以讲故事的方式向各位读者叙述这段奇异的经历吧!

故事开始于一个秋天。那天,邵俊突然找到我,说让我陪他走一趟。

我觉得在这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邵俊,他和我一样是个阴阳师,25岁,为人性情放荡不羁,技艺一般,是业内颇具争议的一个人物。

“去哪?”我当时正躺在沙发上看书,看到一脸兴奋表情闯进来的邵俊,就问了一句。

“周口,西华县”

我问他去那干吗?邵俊很激动的样子,说那边有个易友帮人选墓地时,挖到一件怪东西,福主家见那东西很邪门,就打算扔掉,被朋友拦下抱回了家里。但,从此家里就怪事不断。具体细节朋友没说,就是让快去。

我一听,就问邵俊可曾有那东西的照片。邵俊忙拿出手机翻找着。

“就是这个!”他把手机递给我。

我一看,倒吸了一口气!手机屏幕上,好像是一个陶罐,正对屏幕的陶罐外壁上,隐约是一个小孩的头像,初看似乎没什么异样,但一旦你与小孩的眼睛对视,浑身的肌肉就会突然收紧,同时一股凉气从脚底直窜上来。

“邵俊,你注意他的眼睛没?”

“你也感觉到了吧!他眼神里有股很阴森的能量,好像来自地狱一样,反正让人不舒服。”

“这东西里面有什么东西没?“

“有!朋友说当时罐子是用蜡密封的,是福主的一个堂弟打开的,里面就有一个头骨,还有...”他欲言又止。

“还有什么?”我追问到。

“是...”

“你卖什么关子啊!快说!”

“是一对眼珠!而且完好的,就像刚从身体上挖下来的。”

“啊!”这真的有点吓到我了。

“朋友说,福主那个堂弟昨天死了,死在了医院的病房里,浑身溃烂,找不出病因,死前,他,他把自己的两个眼珠抠了出来!”

我再次低头看手机上的图片,突然感觉陶罐上的小孩很阴森地对我笑了一下。

“邵俊!”我吓得把手机扔给了他。

“咋了?害怕了?”

“你自己去吧!这么邪门的东西,我不想惹麻烦。”说真的自己确实有点害怕了。

“哈,你师傅就教出你这么个胆小鬼?”邵俊在激我。

“和我师傅没啥关系,你少用激将法。”

“你这个自称阴阳大师的胆小鬼,这可是你出师后第一次自己干,这么好的学习机会,不去拉倒!”邵俊说完站起身就走。

“等等!”

“想去了?”

“不是,把你的手机拿走!”我指着沙发上的手机。

“你可别后悔!”邵俊赌气拿起手机离开了。

当天晚上,我竟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梦里邵俊突然就死了,而且两只眼珠被挖了出来。于是第二天一早,我就给他打手机,但手机一直关机。

我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,最后实在联系不上,就出门直奔邵俊的住处。

还没到他家,就听到他大呼小叫的声音。

“邵俊,你小子手机不开机能死啊?”

“稀客,你咋跑来了?想通了吧?”

“少扯淡!一大早你站这咋呼啥呢?”

“别提了,今天竟遇见倒霉事,先是手机没了,睡前就放在床头柜的。接着出门又被只鸟拉了一头鸟屎!我正骂鸟呢!”

“邵俊,你还是别去了!你也懂这个,今天就这些事,我觉得来头不小。”

“唉!我感觉也是!但朋友那边去晚了怕会再出人命,做为朋友不得不帮这个忙,你不想去就不去吧,我不勉强。”他说着就打开车门发动了汽车。

“你看你...”

“如果我真出事了,别忘了照顾我的妞妞(他养的鹦鹉)。”他朝我吐了下舌头。

车子缓缓从我身边驶过。我突然拉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“你这是?”邵俊不解地扭头看着后排一脸气愤表情的我。

“拉我回家拿东西,然后陪你这小子一起去。”

“那你的车呢?”

“有命,就回来开,没命爱谁开谁开。“

“杰哥痛快!出发喽!”

我是担心邵俊,总感觉他会出事,没办法,舍命陪君子吧,谁让我们“臭味相投”呢!

是福不是祸!一切听天由命吧。

汽车在高速路上飞驰,我在后排座椅上昏昏欲睡。

“杰哥,别睡,陪我聊会,要不我也想打瞌睡。”

“要不你进服务区,咱们换换。”

“不用,你陪我聊会儿就行。杰哥,用不用...给你师傅打个电话?”

“咦!曾经自傲不凡狂放不羁的邵俊这次咋了?学会求人了?

“不调侃,这次,情况不一样。”

“也许一切都是安排好的,这个东西出世一定有它的用意,这世间,永远没有偶然发生的事。”

“我觉得,自己这次凶多吉少,所以想请教你的师傅。”

“我知道!只是,师傅已经彻底洗手了,我...”

“我明白,算了,看我的造化吧!”

“真想早点看到那个邪门的陶罐!”我说着给邵俊点了支烟,怕他打瞌睡。

“你不是怕那东西吗?”

“世间的事怕就不发生了?该来的躲也躲不掉,所以我才从不给自己占卜。”

“你说的未必都对!就比如这次,我就占卜说自己九死一生,但若...”他突然不说了,而是悠然地吐了口烟。

“但若啥?你小子是不是有啥瞒着我呢?”

“杰哥,有些事,不到时候绝不能说,你师傅没给你讲过这一点?”

“懒得跟你较真!别害我替你下地狱就行。”

“你咋知道我就得下地狱啊?”

“吃喝嫖赌抽你哪样没有?你如果不下地狱,真的是天理难容了!”

“哈哈哈哈!我可不信佛,下不下地狱的无所谓,真下地狱,我也把地狱搅个底朝天!哈哈哈哈....”

我阿弥陀佛地念叨不止,惹的邵俊不停调侃我。

“你说你们这些佛在嘴上住的人,有几个是真正行佛事的?特别是小乘佛教,我更是看不顺眼。”

“你小子不能自己不信佛就污蔑佛教啊!要知道污蔑佛教可是不可赦的罪过。”

“行了行了杰哥,求求你别再跟我说佛教了行不?一说我就困!”

这个臭小子,不说就不说呗,还拿瞌睡吓唬我。

车子刚进入周口地界,我手机突然响了,竟是师傅!

师傅问我最近怎么样,我回答的时候邵俊一直使眼色,意思是让我说出关于陶罐的事,但我始终没说。

师傅说他这两天一直做噩梦,梦见我掉进了一个深潭里,他急急地抓着我的手,拉出来后,我的两个眼珠竟然没了!

我说师傅您可能休息不好吧!一定注意身体,徒弟过几天就去看您。然后就挂了。

邵俊气的双手在方向盘上狠狠拍了一下后说:“杰哥,我是真服了你了!你和你师傅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!行行行!”

虽然我还在和邵俊打着嘴仗,但,内心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师傅对我遇到危险的预知能力我们爷俩都领教过,所以他才打来电话叮嘱我凡事小心。

可.....已经没有退路了!

车子停在了西华县北关一条东西向的胡同口。

“就这?”

“就这!看着像贫民区是吧?呵呵,别看了,带上东西。”

一直走到了巷子的尽头,原来,他朋友家正对巷子!我心里纳闷,这种外环境,风水师一般是绝对不会选的,除非...

邵俊开始砸门,砸的有点夸张,那两扇破门似乎随时都可能会掉下来一样。

正当邵俊准备用脚踹门时,门“吱扭”一声开了,一个长相酷似武大郎,或者说酷似土行孙的中年男人闪了出来。这家伙,惊的我往后跳了一下。邵俊对我吐了下舌头,这小子,也不提前给我点暗示,惊的我差点喊出声。

“来了?”

“来了!”

“进来吧!”那人闪进门内,我们也随着走了进去。

院子不大,有一百多平方,略呈正方形。距院门五米左右建了道影壁墙,墙上的图画让我驻步不前,因为那副画很怪!画的底层像是云,又像是山。再往上是个长有八个骷髅头的羊头人身怪物,怪物右手正抓着一个人往嘴里塞,左手却拿着一朵莲花!怪物的上方是九个圆球,发着光围成一个圆圈似乎在不停旋转。

这画太怪异了!我一时想不明白它真正的寓意。

“快来呀,你发什么呆啊?”邵俊站在屋门口喊我。

房子是三间两层,中间的屋门不成比例地大,而二层两边的窗户又设计成圆形,整体看上去就像某个恐怖片里会吞人的鬼屋!这哥们是不是个恐怖迷啊?

进了屋,又让我一惊!这差别也忒大点了吧!

怎么比喻呢!用这个词也许最恰当-----富丽堂皇!

真皮沙发,高档装饰,猩红色的地毯,吊灯是我见过最大的,几乎占据了半个天花板!就这个客厅,绝对是个暴发户的搭配啊!

我当时的表情肯定不怎么美观,惹得邵俊不停咳嗽!

“这是我朋友阿杰,我们那的大大大大风水师!嘿嘿!杰哥,这是我易友---高乐天!”

我有点想笑,就这个头,姓高,还乐天!

落座以后,叫高乐天的那位就说:“邵俊你小子不会给我打手机吗?我那门可是老古董。”

“天哥,我要是有手机不就给你打了,手机不是丢了嘛!说正事吧老哥,东西呢?”

高乐天往上指了指。

“在楼上?”

“楼顶。”

“楼顶?你放楼顶干吗?”

“给它晒晒太阳,晒晒它就能安生一晚上。”

他的话让人莫名其妙,邵俊让他详细说说经过。高乐天身子陷进沙发里,两只脚挨不着地,显得那么滑稽。

他幽幽地叹了口气,说拜这个邪门的东西所赐,媳妇孩子和老娘都吓跑了,不敢在家住。

我和邵俊对视了一眼,继续听他讲。

“三个月前,我替逍遥镇的李家选坟地,找到一处不错的地方就让几个帮忙的挖挖看土色如何。挖了有一米深的时候,我就感觉胸口特别闷,在场的人同时都说有这感觉。我就让停下来,就这个时候一个帮忙的说有东西,几个人就用手刨出了那个陶罐。李家的堂弟以为挖到了宝贝,就弄开封条...”

“等等,你说陶罐有封条?”邵俊坐直身问。

“是啊,黄纸封条,画着符的那种。”

“封条呢?”邵俊继续问。

“被东家烧了!”

“烧了?”

“李家堂弟撕开封条看到里面的东西就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浑身乱抖。东家看了觉得邪门,就烧了封条让把罐子扔掉。”

“你咋不阻止啊天哥?”

“我被罐子上那个小孩的头像吸引住了,他的眼神好像让我看到了地狱的画面一样...”

我听明白了,高乐天当时一定被小孩的眼神控制了。

“后来,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,封条已经烧了!李家准备把陶罐扔进河里,我没让,自己包起来放车里带了回来。唉,也怪我贪图罐子可能是古董,谁知道......”

“回来以后都发生过啥情况?”我急急地问。

“我抱着罐子进家的第一天,我养的狗就一直狂躁不安,嗷嗷大叫,它又蹿又跳的,铁链子把脖子都磨出了血!第二天狗就死了,而且...眼珠子没了!”

我听到这,突然感觉身上冷飕飕的不自在。邵俊扭动着身子,我明显感觉到了他的恐惧。

“接下来,就是妻子孩子还有老娘,都说家里不干净,儿子说家里有个男孩半夜总是把他弄醒。我老婆和老娘说半夜总有个人影在床边晃悠,而且她们俩的眼睛越来越痒,痒的钻心难受!”

“你应该把它给处理掉,不能留在家里。”

“我又不傻,当然这样做了!但...”他眼睛往上边看了看,眼睛里的恐怖神情让人害怕。“白天你扔了埋了它,晚上就又回来了!”

“不是吧?这么邪门?它成精了不成?”我有点不相信,觉得这个老高是精神错乱了,这个世界存在灵异的东西不假,但能这么邪门,我还真就不信。

“你不信?”高乐天见我怀疑显得很生气。

“不是信不信,而是觉得太邪门了吧!”我闪烁其词。

“我能想的招数都用了,也找人超度了那个头骨,没用!最后就想到了邵俊。”

“三个月之内你没事?”邵俊问。

“对啊,也邪门,这东西似乎对我不感兴趣,但就是缠着我不走。”

“好了,也听明白了,天哥,把它拿下来吧,我倒要看看它的庐山真面目!”

高乐天咚咚地上了楼。邵俊盯着我看。

“咋了?”

“你不信啊杰哥?”

“这时代,眼见的都不一定是真的,反正我觉得太玄乎。”

“我看老高不是在说假话!”

“对了,这种对着胡同的住宅他怎么敢住?你不是说他是风水高手吗还祖传的。”

“这就是高手的手笔!你没看他影壁墙的画了吗!”

“我正想问呢,那画叫啥名字啊?有什么寓意,起啥用的?”

“那是老高他爹亲手画的,这宅子也是他选的。你没注意门上的符吧?”

“门上有符?”我还真没注意到。

“看这屋里的摆设你就该知道老高的实力了,这家伙房产有十几套,但就是住在这哪都不去!至于那画,他从来都是守口如瓶,不肯透漏,只说有大用处。”

“就这像鬼宅的房子也是他爹的手笔吗?”

“对啊!我也不懂,老高说是什么吸财镇法。”

“是不是什么镇不好说,主要是他家太古怪了,人也长的奇特,你是怎么认识他的?”

“是在一次....”

这时老高下来了,双手捧着和他脑袋一般大的罐子,小心翼翼地把罐子放在了茶几上。

我和邵俊全探起身认真观察着面前的罐子。它和那种小型的酒坛子没什么区别,而且没有任何装饰的花纹,颜色淡青,罐口用一块红布包着。

第四章

老高准备扯开红布,我伸出手说慢着,问他里边头骨还在?他点了点头。我又问两只眼珠还在吗?他说没了!

“没了?咋没的?”邵俊问。

“从坟地回来的第一天晚上,我再看时就不见了。”

“你用罗经指针测过没?”邵俊问他。

“给,自己看吧!”老高转身拿过一个罗经递给邵俊。

邵俊站起身,双手持罗经悬停在陶罐上方,我也站起身去看。池内的指针起初纹丝不动,但突然震动了几下,紧接着又顺时针飞速转了几圈,然后又静止,再接着震动几下...

“杰哥,你解释一下。”邵俊抬头看着我。

“一般有灵异之物时,针会浮而不沉,或者针头斜向上指向一处,也有的是抖动几下,但像这种情形,确实从没见过。”

“邵俊弟,你看呢?”老高求助似地望向邵俊。

“晚上,你能感觉到或是看到什么特殊情形不?”

“哭声!小孩的哭声!不过一放佛经哭声就没了。还有就是白天用太阳晒过,晚上哭声也几乎没有。”

邵俊若有所思地放下罗经,然后伸手扯掉了红布!他手在里边划拉了一下,然后:“哎呀”了一声,吓得我忙问怎么了。

“没事,里边特别凉,像冰柜!”

“你小子,一惊一乍的!”

邵俊缓慢往外收胳膊,一个小孩的头骨渐渐呈现在了面前。

看邵俊手上的头骨,死亡年龄也就是四五岁左右,我看了看觉得没什么特别的,就转身拿起桌上的陶罐。原来,陶罐上小孩的脸图相对有两个,我逐一观察着,当看到第三遍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了异样。

“邵俊,你来看看!”

“怎么了?”邵俊放下头骨接过我递过去的陶罐。

“认真看两个图像的眼睛,比较一下。”

邵俊贴近认真看着,我和老高在一边看着他。几分钟后,邵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,一副陶醉的样子,满脸洋溢着幸福。当他转过陶罐看另一边的图像时,表情突然变成了惊恐,同时身体出现了轻微的抖动。

“邵俊!”我用手拍了拍他。

“啊?”他梦醒般回过神惊讶地看着我。

“你都看到啥了?”老高惶惑地问。

“邪门,太邪门了!刚开始看的那个,我好像是到了一处花园,太美了,鸟语花香,小桥流水。第二个,花园突然就变成了坟地,我看到一只野狗正在啃食一个小孩的尸体!而且,小孩他还坐起身对着我笑!”邵俊说着身体又抖了起来。

我把陶罐从邵俊手里接过开交给老高,然后对邵俊说:“你不是会画那种什么辟邪的符吗?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邵俊恢复了常态,他点了支烟。

“画一张可以辟邪的符贴在罐子上,然后咱们找个地方把它埋了!”

“不行不行,根本不起作用,明天一早它又原样跑回来了。”老高连连摆手。

“干脆把罐子砸了,头骨烧掉!”我没好气地说。

“你敢吗?”邵俊问我。

我看了看头骨和陶罐,然后摇了摇头,接着转身问老高敢不,老高头摇的拨浪鼓一样说不敢不敢,说他可不想找死。

“算了,还是按我说的,邵俊,你准备东西画符,天黑之前我们就把他给埋了,我倒要看看它怎么自己跑回来。”我坚持自己的意见,最后邵俊表示同意,老高没办法,说埋吧,反正它还会回来的。

当邵俊画好符,时间是下午五点多一点。我把头骨放进陶罐,用红布封上罐口,然后就让邵俊把那道符贴了上去,邵俊贴上符后叽里呱啦地念了一通咒,我估计应该是驱魔咒,但听不太清楚。

“行了吧?快走吧,天快黑了,老高你带把铁锹。”

我让邵俊用个大袋子包起陶罐和应用之物,然后三个人就上车朝着野外飞驰而去。

第五章

车子走了有半个小时后,在一个土岗前停了下来。

“就这吧!”老高指着前方说。

“那就动作麻利点,邵俊,车灯关了,别让人看见后再给挖走了。”我下车拿铁锹开始找地方挖坑。

“就那吧,那颗大杨树下边!”老高指着近处一颗最高的杨树。

于是我开始挖坑,挖了将近一米,邵俊说可以了,他就把陶罐连同袋子一起放进了坑里。

“还用念咒吗?”我问邵俊。

“如果咒语有用已经念过了,如果没用,再念也白搭,埋吧!”

埋好后,老高站在上边不停蹦着往下踩实松土,我说你不用这样,如果它想回来,踩多结实还不都是白费力气。老高嘟嘟囔囔地说但愿它再也别回来了。

回来的路上,邵俊问老高住处安排在什么地方了。老高说还是老地方---鑫泰宾馆。

“不住宾馆,今晚就住你们家!”我坐在后排对副驾驶的老高说。

“什么?”邵俊看起来吃惊不小。

“怕什么,陶罐已经埋起来了。”

“不是怕,是怕天哥麻烦嘛!”

“不麻烦不麻烦,我正想有人作伴呢!”老高很开心的样子。

邵俊没说话,但明显看得出他心里恨我,这小子,这次把胆子给吓小了。

在街上胡乱吃了点东西我们就回去了。都无心喝酒吃饭,各有各的心事。

在老高雅致的茶室里,我们一边品着茶一边谈论着那个陶罐。

老高看起来极度疲惫,说如果再折腾一段时间,这条老命就交代了。他怪父亲逼迫自己学了这行,更怪自己没好好学,如果有老爷子一半的能力,就也不怕这个邪门的陶罐了。

“天哥,老爷子留下啥宝贝书籍没?”我对老高的父亲很感兴趣。

“啊?没有没有!”老高很戒备的样子。

“算了别喝了,喝多了怕会睡不着的,困了,天哥,我和杰哥睡哪?”

“你们睡一楼,客厅左手边的卧室。”

“好了,睡觉去,这一天累的!”邵俊打着哈切站起了身。

我和邵俊睡一个房间,床很大也很舒服,邵俊躺下没一会儿就开始呼噜连天,我一直没睡,因为我有事要干。

估计当时的时间应该到凌晨一点左右,我隐约听到了一种异常的声音,我轻轻摇了一下邵俊,没醒,我稍微用力掐了他一下,他还没发出声音我就用手堵住了他的嘴,然后低声告诉他别吭声。

我轻声下床贴着房门细听着,邵俊狐疑地站在我身后。过了一会儿,我轻轻打开房门慢慢走了出去,邵俊紧跟在我身后。

屋门半开着,我凑近屋门往外看,一个人影正打开院门往外走。

“走,跟着我,暂时别说话。”我转身对邵俊悄声嘱咐道。

我们俩走出院子,跟着前边的人影到了公用的停车棚。

“杰哥,看影子像个小孩儿啊!”邵俊忍不住趴在我耳边说。

“看清了再下结论。

人影骑着一辆电动小型三轮车驶出了车棚,车棚门前的路灯照清了人影的模样。

“是天哥?怎么会是他?这...”邵俊虽然忍者没大声喊出来,但那种惊讶之情依旧暴漏无疑。

“看他车上,像是...”

“是铁锹!”邵俊很肯定地说。

“杰哥,天哥大半夜这是想干吗?”

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他是去挖陶罐。”

“什么?杰哥你开什么玩笑!这怎么可能!”

“走,回去!”我说完就往回走。

“这?不跟着他啊?”

“回去准备好你的摄像机,等着就可以了。”

我和邵俊在黑暗中的卧室里坐等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后,院门很轻微地响了一声。

“回来了,准备好你的摄像机,对了,调成夜晚模式。”

邵俊蹲下身让摄像机的镜头从门缝里探了出去,我站在门缝边也往客厅里观望着。

屋门轻轻的打开了一些,老高的身影闪了进来,他走到茶几前,然后轻轻放下了怀里抱着的东西。接着就转身上了楼。

“杰哥,这...到底咋回事?”邵俊的声音有点抖,吓的!

“太晚了,睡吧,明天再说。”我转身脱鞋上床躺了下来。

邵俊很认真地锁好了卧室的门,然后也躺了下来。

“杰哥,外边就是那个罐子,你,你睡的着?再说,天哥他...他今晚太邪门了,我真怕他一会儿掂把刀进来!”邵俊不停往我身边靠。

“看你那胆,以前你可不是这样啊!别怕,老高说了太阳晒过后它就不闹事的,再说还有你的符呢!睡吧睡吧,明天再说!”我扭过身闭眼就睡。邵俊嘟嘟囔囔地自言自语着什么,我也确实累了,一直就没合眼,所以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第六章

当我被邵俊摇晃醒的时候,正听见老高在客厅里大呼小叫道:“怎么样怎么样,我说它还可能跑回来吧!”

我和邵俊走出房间,我说天哥你知道它怎么回来的吗?

老高说这谁知道啊!

“我知道!这是你自己弄回来的!”邵俊指着老高。

“什么?我?”老高指着自己的鼻子惊诧地看着邵俊。

“邵俊,你把摄像机拿来接到电视机上放给天哥看看。”

邵俊急忙跑进卧室拿出摄像机,并迅速和客厅里的电视机连上了。

当电视屏幕开始播放的时候,老高的表情开始慢慢发生着变化,起初是狐疑,接着是惊讶,最后停留在脸上的只剩恐惧。

“那个,那个是我?”老高指着电视屏幕结结巴巴地问。

“不是你还有谁?天哥,你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?耍我们俩呢?”邵俊很气愤地对着老高喊。

“我,可我真的不知道呀!我睡醒天就亮了,怎么可能出去过啊?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是我!”老高急的原地转圈,一会儿看看电视机屏幕,一会儿抬头看看我和邵俊。

我指着电视机说:“天哥,看屏幕上,你昨晚穿的是拖鞋,鞋呢?”

“在楼上卧室里呢。”

“拿出来我看看,如果带有新鲜的泥土,证明夜里出去的一定就是你。”

“还证明什么啊,这还不能说明一切?”邵俊气急败坏地指着电视机吼叫着。

“我去拿!”老高说着就往楼上跑。

“我跟你去!”邵俊跟着也上了楼。

过了一会儿,我听到邵俊说:“看你还有啥说的!”接着就看到邵俊举着一对拖鞋从楼梯上跑了下来,后面,老高低着头,慢慢地也走了下来。

我接过邵俊手里的拖鞋,看到鞋底上依旧残留着田地里新鲜的泥土。

“可,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!我真的没有骗你们哪!”老高一脸委屈,急的似乎就要哭出来了。

“别急天哥,来,你坐下!邵俊,你也坐下。”我让他们俩都坐了下来,给了他们俩一人一支烟,然后自己也点上了一只。深深抽了一口后我才说:“天哥,这一切的确是你干的,但你也确实不知道。”

“什么?”老高和邵俊几乎同时脱口而出。

“你们俩个别急,听我慢慢说。天哥,你昨晚去挖陶罐的整个过程你都没有意识,也可以说是在梦游。”

“梦游?你说我梦游?可这么多年没人说过啊!”

“你是最近才有的,据我估计,就是从你开始接触陶罐的第一天起。”

“越听越糊涂了,杰哥,你能不能简单点说?”邵俊一副不耐烦的神情。

“不能,简单点能说清楚的话,我还干吗费这劲?”

“好好好,你继续你继续!”

“天哥,据我猜测,这个东西压根就不是从什么坟地挖出来的。”

“啊?杰弟,这可是你错了,挖出这东西可是好几个人在场的,他们都可以作证的。”

“我知道,但那是因为有人提前把陶罐埋在那里的。”

“你是说,有人知道他们要在那儿挖,提前埋了这个东西?”邵俊指着陶罐问。

“你说的对!”

“但,选坟地这种事,提前能知道位置的除了天哥外,好像不该有别人了。”

“那这得问天哥,你回忆一下,当时那块儿准备做坟地的地方,你是提前就选好的,还是带着东家临时找到的?”

“是我三天前就自己看好的。”

“那块儿备选地,在你和东家几个人去之前你都和谁说过没有?”

老高摸着脑门思索着说:“好像没有啊......不过...难道,难道,会是他?”

“是谁?”我问。

“我爹的徒弟,不过五年前我爹就因为他太贪财跟他断绝师徒关系了。我爹过世后,他提出想买我的房子,我是给多少钱都不卖。我记得,他三个多月前来过,掂了两瓶茅台,那天我喝多了,好像向他吹嘘过帮人选坟地的事。”

“你告诉他选坟地址了?”邵俊问道。

“是啊,我还说选在那里东家下辈会出官员。”

“如果是他,总该有原因吧?动机是什么?”邵俊问。

“是啊!”老高迷惑地看着邵俊。

我没理他们,而是拿起陶罐又认真地端详起来。我扯开红布,用手机带的电筒往里边照了照,突然,我发现了异样,内壁上似乎有东西。

“邵俊过来帮忙!”我让邵俊双手捧住陶罐,自己一只手拿手机照着,一只手伸进去摸索着。

当我把一张内面贴有一张折叠着的黄纸的透明胶带拿出来时,他们俩都惊呆了。我小心地把黄纸和胶带分离开,然后展开了那张纸。

黄纸有20公分长,10公分宽,上面写着:高乐天,生辰某某年某某月某某时辰。中间还画有一道符。

“邵俊,来看看这是什么符。”邵俊凑近看了一下后说这符像是索命符,但又不太像。

“这就是索命符!”老高看了一眼后说,“这符和一般的索命符不同,只有我爹会画。”

我和邵俊对望了一眼,我问老高:“以这张纸看,应该是想要你的命的,难道是你爹...”

“不可能,关键的一点,是我爹知道我真实的生辰。”

“这纸上的生辰不对?”邵俊诧异地看着老高。

“上面的是我对外公开的自己的生辰,是假的。”

“明白了!也就是说,除了你和你爹你娘还有你,没有人知道你真实的生辰。”

“杰弟说的对!干我们这行的,自己的生辰八字绝对是秘密,就为了提防别人算计。所以包括我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都是假的。”

“但你说这符只有你爹会画,你爹又不会把你的生辰弄错,那这张纸...”我疑惑地看着老高。

老高凑近认真看着那张纸,然后独自点了点头说:“就是他,汪石顺,这就是他的字体!”

“汪石顺?你爹的徒弟吗?”

“除了他还有谁!就是他!兔崽子,想害我,我怎么得罪这个狗娘养的了?”老高气的直拍桌子。

“杰哥,我很多地方不明白,一个是东家的堂弟的死,还有天哥家的狗,再者就是天哥家闹鬼,这么多事难道都是陶罐在作怪?”

“你也是学这行的,应该我问你才对啊!”

“要说小妖闹事整人我信,可这些事有点过于邪乎,过于恐怖,所以我有点迷糊了。”

“从开始我就觉得太邪乎。比如陶罐自己会回来,我是真的不信会有这种事,所以才留心观察了一下,首先,天哥你伸开手掌...看,满手的茧子,一个不经常劳动的人怎么会有茧子?再者,你看他家从院门到屋门那条水泥小道...是不是有一些沙土?这些土一看就是田地里的,他们家怎么会有?”

“所以,你怀疑天哥自己把陶罐挖回来的?”

“当时我只是觉得奇怪,有疑问,所以那晚就留心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,结果就撞见了天哥去挖陶罐。”

“杰哥,天哥挖陶罐是纯粹的夜游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啊?”

“依我看,是压力过大导致的夜游症,也叫睡眠障碍综合症。他属于比较严重的,就是把白天过于专注去做的一件事反过来再做一遍。”

“明白了,那,其它恐怖的事该怎么解释呢杰哥?”

“这个恐怕要问天哥自己了。”

“问我?”

“对啊!据我们现在分析,汪石顺就是整符害你的人,他是你爹的徒弟,自然学会了你爹的技艺,可你应该懂得如何破解啊,因为这些东西毕竟是你爹传给他的。”我帮他分析着。

“哎!都是我学艺不精。我爹生前一直想教我,可我觉得学这东西没意思,就三心二意的,所以到我爹死之前我也没真正学会多少。”

“那他老人家总该留下些书籍什么的吧?”

老高听到我提到书籍,就又表现出了高度的警惕,沉默不语。

“天哥,我们不是稀罕你爹的书,现在是救你,你不想说我们也没办法。”

“有倒是有,不过,都是文言文,我,看不懂!所以...”他脸上显出很惭愧的表情。

“如果你信得过我们,就让我们看看那些书,找找有没有关于这个陶罐的记载。”

“这个...好吧!”他说完极不情愿地上了楼。

第七章

当老高下楼的时候,手上多了一个用红布包着的厚厚的包裹,他把包放在桌子上打开来,原来是好几本厚厚的线装古书。

“都在这了!”

“邵俊,你对古书很有研究,就看你的了!”

“好嘞杰哥,让我找找...”邵俊翻找着,最后找出一本名为《黑术》的认真看起来。

当他看到书的中间某页时突然说:“就是它!就是它!”我和老高围上去看着他手指的那页,书页上印着一张图画,竟然和桌子上的陶罐一般无二!

“幼灵索命附八字,挖眼烂身亡命人,下此符咒己招损,嘴眼歪斜年三轮。”邵俊轻声读着。

老高说:“别光自己读,说说啥意思。”

“这个叫请君入瓮术,就是找一个五岁女孩子的头骨,而且是死亡时间不超过十年的,然后把头骨放进陶罐内,加入一些特殊的材料配成液体,浸泡100天。然后把液体倒出,再把写有当事人生辰的纸和索命符放进陶罐后,用灵符暂封起来。用的时候,只要让当事人亲自打开陶罐,当事人就会身体溃烂,自挖双眼,最后死亡。不过,用此术害人后,施术的人自己也会受到损害,会嘴歪眼斜整三年。”

“等等,书上说必须本人打开陶罐?”

“是啊!”

“可当时第一个打开陶罐的不是天哥,而是东家的堂弟,他怎么也会死?而且死法和说上说的一样?”我说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“汪石顺肯定算计着挖出这样的东西风水师应该第一个去打开陶罐,这是常理推断的,但他没料到东家的堂弟会心急地第一个打开。不过,所施的法术不是针对他的,又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”邵俊也是满脸困惑。

“只有一种可能!”老高突然说话了。

“是什么?”我问。

“汪石顺没完全按照法术的要求去做,导致陶罐最后不受控制了!”

“如果真是这样,后果不堪设想!但我还有一点想不明白,就算他把你的生辰弄错了,但以你说的它失控了,怎么就单单的不伤害你呢?”邵俊看着老高。

“这个我也不清除。你再看看书上有没有解法。”

邵俊继续趴在书上认真查找着,直到书翻了好几遍后,他摇了摇头说没有解除的记载。

“我的那个爹呀,这不是害人吗这!”老高颓唐地摇头不止。

“只有一个办法!”我抽着烟说。

“什么办法你快说!”老高突然又看到了希望。

“找到汪石顺!”

“对啊!找到他,他应该知道解法!我现在就给这小子打电话。”

“别打!如果是他,他这段时间躲你还来不及呢!不过,他应该不会远走,一定在观察你的情况。我们去找他,给他的措手不及。”

我们三个人开着车直奔汪石顺的住处。经过老高的指引,车子在一处城乡结合部的村子里停了下来。我们随着老高走到一个院子前开始敲门。敲了半天,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妇人打开了院门。

“啥事啊?”老奶奶问。

“大娘,我们找石顺。”

“找根棍?”老人侧着耳朵,原来她耳朵背。

“大娘,我们找石顺。”邵俊趴在她耳朵上很大声的说。

“哦!找俺儿子啊!在呢在呢!顺子,有人找你!”她拉开院门让我们进去,同时朝着屋里喊了一声。

我们走进院子的时候,一个中年男人也从屋里走了出来,我一看他的样子就确定是他了!因为他的右脸糊着一贴很大的膏药,嘴歪眼斜的。

中年男人没有表现出什么,就转身进了屋。我们三个也随着走了进去。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,那个男人坐在东边的沙发上,一言不发。

“汪石顺,你小子为什么害我?”老高站在他面前指着他质问。

汪石顺依旧一言不发,低头掏了支烟抽着。

“你要再不说话我就去公安局报案,让你小子蹲监狱。”

“你去吧!我不怕!”他终于说话了。

“事情到这一步了大家都冷静一下,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,况且你无故害死人命,真追究起来恐怕你也是逃不过的,为了不再害人,我们来就是想让你给个解除的办法。”

“可以解除,不过高了天得答应我个条件!”

“什么,你还跟我讲条件?”

“我为什么不能讲?你亏欠我的还少吗?你有良心吗?我这么做是替天行道,怪我学艺不精,不能杀了你。”

老高气呼呼的样子,但并未反驳。看得出,这里边另有隐情。

“那你说说,你要什么条件。”我问他。

“把师傅留给我的书还给我,另外,他必须到师傅坟前向师傅谢罪。”汪石顺指着老高。

“那是我爹,谢不谢罪不关你的事。”

“你还当他是你爹吗?哪有你这样把自己的亲爹活活折磨死的不孝畜生。”汪天顺说着激动起来。

我和邵俊对望了一眼,看来,事情并不像老高自己说的那么简单。于是我把老高拉到一边,劝他要以大局为重,先让他把解除的方法说出来。老高犹豫着。邵俊也走了过来,说天哥你这事不地道,怎么隐瞒这么多?你想解决就解决,不想解决我们就走了。

“好吧!我答应!”老高同下了决心。

“你必须立下字据,不得反悔,你的为人我太清除了,说不定隔一天就又说话不算话了。”

“好,我立!”

写好字据,邵俊就带着老高回家拿书,我则留在汪石顺的家里等他们。

我想问汪石顺事情的经过,但想想,涉及人家的隐私,还是不便多问。

“石顺哥,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是天意,你看你没达到目的,还害了无故的人丧命,你自己也成了这样,值不值?”

“我也是一时冲动,这些年被那个矮子欺负苦了,师傅也被他折磨死了,哎!!!”他默默流着泪再不愿多说话。

邵俊和老高回来了!老高把那个包有古书的红色包裹给了汪石顺,汪石顺颤抖着手揭开红布细细查看着,嘴里念叨着:“师傅,您老人家瞑目吧。”

汪石顺收起了书,然后拿出一道符和一个瓶子说:“在月圆夜把瓶子里的水倒进罐子里,然后把这两张符烧掉后投进罐子里,再把罐子埋在男厕所的下边100天,然后砸碎罐子,用火把头骨烧掉就行了。”

“这就能破了?你可别骗我。”老高不相信地看着他。

“爱信不信,以为人家都像你!”

“你......”老高还想说什么,被我拉住了。

“行了行了,我相信石顺哥,咱们走吧!”我接过瓶子和符,和邵俊和老高走出院子上了车。

第八章

回到老高的家里后,我和邵俊都盯着他看。他被我们俩看的不自在起来,说这些事都是陈芝麻烂枣,不是有意隐瞒你们俩的。

我没再多说什么,走进卧室开始收拾东西。邵俊则在客厅数落着老高的不是。

收拾完东西后,我走出来对老高说:“天哥,你和汪石顺的恩怨我不想知道,但你也知道一句话---人在做天在看!况且你学这行的更应该知道因果报应一说,所以,心地善良是根本,就算不是为你,也要为你的家人和后代子孙积点功德,话就说这么多,你自己多想想吧!邵俊,我们走!”

我拉上邵俊就走,老高在后边一直挽留,我对他已经彻底失望了,就头也不回地和邵俊走出了胡同。

我没让邵俊开车,而是由我自己来开。路上,邵俊一直都不说话,我知道他心里觉得不得劲,就没理他!车子出了县城后,我就把车停在了路边,然后给师傅拨通了电话,说了整件事的经过,并告诉他,邵俊这几天眉心的黑气越来越重,该怎么解决好。一边的邵俊听到这忙用倒车镜查看自己的额头。

师傅在电话里说了解决方法,并告诉了我另外一件事后就挂了电话。邵俊见我电话打完了就忙问:“杰哥,你早就发现了?”

“从走进老高家,你的眉心就开始变暗了!而且越来越严重。”

“是啊,现在是乌青,你师傅怎么说的?”

“一个月内不让你开车,回去开始念金刚经,要念一千五百遍。”

“杰哥你的出生时辰是午时对吧!我开始也算出来这次如果自己出来就会出事,但拉上你就会逢凶化吉的,所以才激你跟我一起来。”

“我知道!”我发动了车子继续行驶。

“但究竟会是什么东西缠上我的?我怎么没发觉啊?”

“没什么东西,我们这次的行为有悖因果,就算汪石顺这次失手了,老高也会死,但我们参合进来后扭转了,所以我们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。”

“那你的眉心怎么就没事?”

“你忘了,我一直都比你多参修了一门功课。”

“是佛学对吧!”邵俊醒悟般地拍了下脑门。

“佛学博大精深,善念之心所到之处万邪退避,所以就算无意扭曲了某个人的因果,也无大碍,更何况,老高自作孽,来年毕竟逃不过的。”

“你是说他来年还是会死?”

“天机不可泄露,善有善报恶有恶报,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。”

“杰哥,我现在开始学佛晚不?”

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呵呵!不过你首先得戒色,要不你修不成佛,会修成魔的!哈哈!”

我笑着摇了摇头,心里想着师傅在电话里交代的另一件事,同时脚下加大了油门。

[展示更多↓]

立即阅读 >

我要评论
免费领桐币
评分:

(8分)

登录后,再发表评论(免费注册)

还可以输入500发表评论

还没有人评论,就等你啦!

声  明:
1.《谈妖说鬼》为作者红色记忆343 原创小说作品,由磨铁中文网网授权海立方线上检测中心_专业游戏平台,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。法务联系:fawu#wtzw.com(#改成@)。
2.《谈妖说鬼》为网站作者红色记忆343所著虚构作品,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、 事件等,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,作品中的观点和立场与海立方线上检测中心_专业游戏平台的立场无关,本站只为广大书友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。
3.《谈妖说鬼》是一篇精彩的灵异类作品,希望广大书友支持正版,支持作者。
推荐阅读:

(女)贵女谋嫁 (女)狂妃当道:摄政王的新宠 (女)天才萌宝,妈咪要逃婚 (女)闪婚总裁契约妻 (女)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(女)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(女)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 (男)最强战兵 (男)卿本佳人 (男)最强神医混都市 (男)逍遥兵王 (男)捡个校花做老婆 (男)我的极品小姨 (男)女总裁的贴身兵王

二维码 扫码快速下载海立方线上检测中心_专业游戏平台

直接下载到电脑

下载安装包到电脑

用手机浏览器访问yuedu.wtzw.com下载

扫码关注
领惊喜!
海立方线上检测中心_专业游戏平台官方微信 朴实无华但戏多
自认网文界公众号赠币量遥遥领先
每日限免优质好书绝不手软
更多福利随时随地砸到破产